加入收藏 | ENGLISH

护理园地

当前位置: >> 护理园地 >> 中医护理 >>

中医护理的特色与实践

发布时间:2009-06-03 10:30 浏览量:

  [中国护理管理,2007,7(1):12-13]

  中医学是有千年历史发展的一门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传统医学,经历代医家的努力,不断发展壮大,形成中医的独特学科体系。中医护理是伴随着中医学的发展,以中医理论为基础,不断完善理论体系和技术操作的规范,形成中医特色浓郁的护理学科,是中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,在临床护理工作中我们要继承、发扬、创新。

  1. 整体观是中医护理工作的指导思想

  中医学认为人体是一个以脏腑为中心、经络为联系的有机整体,结构上不可分割,功能上相互作用,病理上相互影响。人与自然界、社会环境处于一个统一体中,人的生理随天时、地势的不同而变化,人的疾病与气候、地理环境和社会环境的改变有密切关系。中医护理正是根据这一观点,从患者的生理、心理、所处的自然环境和社会环境出发,综合评估患者存在的或潜在的健康问题,通过辩病施护、辩证施护、辩症施护为病人提供健康照顾。

  2. 辩证施护是中医护理的基本法则

  辩证施护包含“辩证”和“施护”两个相互联系的内容。“辩证”是指运用中医的基本理论,对四诊所采集的病史、体征、症状加以分析、推断,确定疾病的证候属性。“施护”是在辩证的基础上确定相应的施护原则和方法。辩证是决定施护的前提和依据,施护是减轻或解决病人痛苦的手段,所以辩证施护是中医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体现。三因制宜的施护原则是中医护理个性的体现。

  2.1因人制宜:要结合病人的年龄、生活习惯、体质、文化修养的不同,采取不同的护理方法。如在用药的药量上,成人大于小孩;阴虚之体居室要通风,给予清补养津滋阴之品,忌食热补食品,慎用温燥药,而阳虚之体要避风寒保暖,给滋补温热之品,慎用苦寒药。

  2.2因时制宜:四时气候的变化对人体的生理与病理有一定的影响,异常的气候是诱发疾病的重要条件。护理上要依据不同的季节气候特点予以保健、养生、用药的指导。如冬天人体腠理致密,服辛温解表药后,让病人稍加衣服或喝热粥,使邪随汗出;夏天人体腠理疏松,服用辛温解表药后,要观察病人的发汗情况,防开泄太过后伤津。有些慢性病往往在气候变化时发作或加重,如哮喘、中风等。

  2.3因地制宜:不同的生活习惯与地理环境均可影响到人体的生理、病理变化,护理上要加以关注。如西北地高气寒,病多为风寒,避风寒、慎用寒凉之剂为护理重点;东南地区气候潮湿,病多温热、湿热,护理上以清凉与化湿、慎用温热助湿之剂为重点;北方气候干燥,多给予生津、温热剂;南方暑热夹湿,可食祛湿、利尿、清淡之品。

  3. 中医护理技术在中医护理中占据重要地位

  中医护理技术操作具有器具简单、操作方便、适用范围广、疗效快、经济适用、百姓易接受的特点。体现了“安全、高效、低耗、创新、发展”的原则,创造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。中医护理技术所包含的按摩术、拔罐术、贴药术、熏洗术、耳穴压豆、太极拳等方法易于掌握,并广泛应用于临床护理工作中,起到了减轻病人痛苦、提高病人生存质量的作用。近年来发明的中药离子导入术、中药保留灌肠术等,即丰富了中医护理技术的内容,也扩大了中医护理工作范畴,使中医护理学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。如临床上采用针灸、耳豆、穴位注射、按摩等技术解除尿潴留;采用耳穴压豆法、气功、推拿按摩等方法治疗失眠;使用耳穴压豆法、拔罐、外敷中药等方法减轻疼痛,缓解便秘,治疗褥疮等。中医护理正是通过中医护理技术操作的临床实践来实现的。

  4. 中医护理的特色内容

  4.1畅情志、调心理:中医认为喜、怒、忧、思、悲、恐、惊即所谓“七情”,是人的精神活动,是人体对外界客观事物或现象的精神反映,也是脏腑生理功能的外在表现。适度的精神活动是身心健康的标志,过度或不良的精神活动则导致疾病衰老的重要因素[1]。《素问·举痛论》:“怒则气上,喜则气缓,悲则气消,恐则气下,惊则气乱,思则气结。”说明情志为病,一是直接累及相关脏腑,二是间接通过气和火的作用而致病,影响脏腑气机的正常运行,使五脏不能发挥正常的生理功能。由此可见,情志因素对疾病的发展、转归有着重要影响。中医对情志的疏理根据五行理论,不同的情绪调节可用于疾病的治疗,正如《素问·阴阳应象大论》:“悲胜怒、恐胜喜、怒胜思、喜胜忧、思胜恐”。在中医护理实践中,护士根据患者性格特征观察情绪的变化,努力使患者保持良好情绪状态,综合应用移情、疏导、相制的矫正方法,改变患者的感受、认识、情绪、态度和行为,使患者保持舒畅、宁静的心理环境,树立战胜疾病的信心。

  4.2合理膳食:膳食是维持人体生命活动不可少的物质基础,是人体五脏六腑、四肢百骸得以濡养的源泉。合理膳食在提高治疗效果上与医疗、药物、护理起着同样的重要作用。对食物的选择要认真运用中药的四气(寒、热、温、凉)、五味(苦、咸、酸、辛、甘)、升降沉浮及药物归经等学说。如遇到热证或炎暑、湿热季节时,选择清热、泻泄的食物,达到“热者寒之”的作用;根据苦味能泻、能燥、能坚的作用,用来解除热证、湿证、气逆等病证;根据疾病的不同部位来选食,如病在表、在上可选升浮食物,如胡椒、姜等;病在里、在下,可选用沉降食物,如萝卜、卷心菜等。膳食的合理搭配,才使机体获得足够的营养平衡,促进疾病恢复。我国著名营养学家侯祥川在学习《内经》配餐和饮食原则之后的总结是“五谷为养,失豆则不良;五畜为益,过则害非浅;五菜当为充,新鲜绿、黄、红;五果当为助,力求少而数,气味合而服,尤当忌偏独,饮食贵有节,切切无使过”。在护理过程中,根据辩证结果,指导患者选择食物时,做到病食相宜,药食相辅,寒温相适,以促进病体康复。防止病食相违,药食相忤,寒温失当,气味过偏[5]。根据不同的疾病,选择针对性的食物以提高疗效,如有透疹作用的香菇、胡萝卜、黄花鱼;有驱虫作用的大蒜、南瓜子、乌梅;有润燥通便作用的核桃仁、芝麻、香蕉、蜂蜜等。

  4.3合理给药:传统的中药治疗是根据药物所具有的若干特性所决定的,所谓的寒、热、温、凉是药物作用于机体所发生的反应。辛、甘、酸、苦、咸是中药所具有的五味,味道不同,作用各异。升降沉浮是药物作用于人体后的四种不同趋向、性能。中药这种特性就要求我们在护理工作中即要注意中药的“十八反”、“十九畏”的配伍禁忌,又要注意药物的服用时间及方法。

  4.3.1给药时间与人体时间节律同步协调:在服药时间上,滋补药宜在饭后服;驱虫药和泻下药大多在空腹时服用;健胃药和对胃肠刺激性较大的药物宜在饭后服;治疟药宜在发作前1-2h服;安眠药则应在睡前服;发汗药以每日午前服用为好;催吐药宜在清晨服。在中药的服药时间上,中医有丰富的内涵,护理人员要善于学习、总结以探索最佳的给药时间。

  4.3.2服药方法因病情、剂型不同各异:治疗寒证疾病药宜热服、温服;治疗热证疾病药宜凉服[7]。对于解表发汗药要偏热服以助汗出;清热凉血、止血剂宜凉服;散剂、粉剂可用温开水冲服或胶囊装好吞服;膏剂用温开水冲服;危重病人要少量多次频服;昏迷、小儿、食道手术等不能口服时可采取鼻饲给药等。

  4.4“治未病”:《素问.四气调神大论》中强调“是故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,不治已乱治未乱,此之谓也。夫病已成而后药之,乱已成,而后治之,譬犹渴而穿井,斗而铸锥,不亦晚乎。”所谓治未病,一是指未病先防,无病先防,二是指既病防变。护理工作在疾病的预防保健上,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,以多种形式、多方位、多层面的健康教育提高患者的防疾意识和方法。通过饮食、运动、精神调摄等个人养生保健方法和手段来维系人体的阴阳平衡、调养正气,提高机体内在的防病、抗病能力,以达到“正气存内,邪不可干”的疾病预防目的和维护“虚邪贼风,避之有时,精神内守,病从安来”的健康状态。

  4.5指导患者建立顺应四时与动静结合的生活起居习惯:一年的四季表现为春温而生,夏热而长,秋凉而收,冬寒而藏的四季特点,但实质上又是不可分割的整体。没有温热,也就无所谓寒凉;没有生长,也就无所谓收获。这种相互依存、相互制约、相互转化是宇宙万物的固有规则。顺应四时,就要适应自然,避免外邪,使人体的内环境与外环境相统一,互相平衡。在一年中:春防风,又防寒;夏防暑热,又防因暑而至感寒;长夏防湿;秋防燥;冬防寒,又防风。要利用自然,促进健康。人类具有能动性,不仅可以适应自然,也可能动地改造自然,使之更适合于生存,促进健康。在护理工作中,我们要指导病人要有健康的生活方式,可以在空气清新、纯洁的溪流或瀑布附近进行空气浴;利用山地、海滨进行气候康复;温泉疗法、冷水浴、日光浴、森林浴、漫步、练气功、打太极拳等,根据不同的年龄、不同的病情及病症的不同阶段,采用动静结合、劳逸适度的生活节律。

  5. 中医护理工作区域在延伸

  中医是我国传统医学,它来自于民间,服务于百姓。随着医学模式的转变,人民群众对健康需求在发生根本的变化,中医护理工作已从医院逐步发展到社区、家庭。正是中医技术的便捷、安全、有效、低价等特点,其疗效已被百姓广泛接受和认可。在社区护理、老年护理、临终关怀、家庭护理等领域,中医护理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。所以,在现代的护理教育中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