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医治未病
-
-
-
治未病科研工作
-
-
治未病医疗工作
-
-
治未病管理办公室
-
-
工作简讯
文献资料展示
-
 

《黄帝内经》


上古天真论篇第一

  1. 昔在黄帝,生而神灵,弱而能言,幼而徇齐,长而敦敏,成而登天。

  2. 乃问于天师曰:余闻上古之人,春秋皆度百岁,而动作不衰;今时之人,年半百而动作皆衰者,时世异耶?人将失之耶?

  3. 岐伯对曰:上古之人,其知道者,法于阴阳,和于术数,食饮有节,起居有常,不妄作劳,故能形与神俱,而尽终其天年,度百岁乃去。

  4. 今时之人不然也,以酒为浆,以妄为常,醉以入房,以欲竭其精,以耗散其真,不知持满,不时御神,务快其心,逆于生乐,起居无节,故半百而衰也。

  5. 夫上古圣人之教下也,皆谓之虚邪贼风,避之有时,恬惔虚无,真气从之,精神内守,病安从来。

  6. 是以志闲而少欲,心安而不惧,形劳而不倦,气从以顺,各从其欲,皆得所愿。

  7. 故美其食,任其服,乐其俗,高下不相慕,其民故曰朴。

  8. 是以嗜欲不能劳其目,淫邪不能惑其心,愚智贤不肖,不惧于物,故合于道。

  9. 所以能年皆度百岁而动作不衰者,以其德全不危也。

  10. 帝曰:人年老而无子者,材力尽邪?将天数然也?

  11. 岐伯曰:女子七岁,肾气盛,齿更发长。

  12. 二七,而天癸至,任脉通,太冲脉盛,月事以时下,故有子。

  13. 三七,肾气平均,故真牙生而长极。

  14. 四七,筋骨坚,发长极,身体盛壮。

  15. 五七,阳明脉衰,面始焦,发始堕。

  16. 六七,三阳脉衰于上,面皆焦,发始白。

  17. 七七,任脉虚,太冲脉衰少,天癸竭,地道不通,故形坏而无子也。

  18. 丈夫八岁,肾气实,发长齿更。

  19. 二八,肾气盛,天癸至,精气溢泻,阴阳和,故能有子。

  20. 三八,肾气平均,筋骨劲强,故真牙生而长极。

  21. 四八,筋骨隆盛,肌肉满壮。

  22. 五八,肾气衰,发堕齿槁。

  23. 六八,阳气衰竭于上,面焦,发鬓颁白。

  24. 七八,肝气衰,筋不能动,天癸竭,精少,肾脏衰,形体皆极。

  25. 八八,则齿发去。

  26. 肾者主水,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,故五脏盛,乃能泻。

  27. 今五脏皆衰,筋骨解堕,天癸尽矣,故发鬓白,身体重,行步不正,而无子耳。

  28. 帝曰:有其年已老,而有子者,何也?

  29. 岐伯曰:此其天寿过度,气脉常通,而肾气有余也。此虽有子,男子不过尽八八,女子不过尽七七,而天地之精气皆竭矣。

  30. 帝曰:夫道者年皆百岁,能有子乎?

  31. 岐伯曰:夫道者能却老而全形,身年虽寿,能生子也。

  32. 黄帝曰:余闻上古有真人者,提挈天地,把握阴阳,呼吸精气,独立守神,肌肉若一,故能寿敝天地,无有终时,此其道生。

  33. 中古之时,有至人者,淳德全道,和于阴阳,调于四时,去世离俗,积精全神,游行天地之间,视听八远之外,此盖益其寿命而强者也,亦归于真人。

  34. 其次有圣人者,处天地之和,从八风之理,适嗜欲于世俗之间,无恚嗔之心,行不欲离于世,被服章,举不欲观于俗,外不劳形于事,内无思想之患,以恬愉为务,以自得为功,形体不敝,精神不散,亦可以百数。

  35. 其次有贤人者,法则天地,象似日月,辨列星辰,逆从阴阳,分别四时,将从上古合同于道,亦可使益寿而有极时。

四气调神大论篇第二

  1. 春三月,此为发陈。天地俱生,万物以荣,夜卧早起,广步于庭,被发缓形,以使志生,生而勿杀,予而勿夺,赏而勿罚,此春气之应,养生之道也;逆之则伤肝,夏为实寒变,奉长者少。

  2. 夏三月,此为蕃秀。天地气交,万物华实,夜卧早起,无厌于日,使志勿怒,使华英成秀,使气得泄,若所爱在外,此夏气之应,养长之道也;逆之则伤心,秋为痎疟,奉收者少,冬至重病。

  3. 秋三月,此谓容平。天气以急,地气以明,早卧早起,与鸡俱兴,使志安宁,以缓秋刑,收敛神气,使秋气平,无外其志,使肺气清,此秋气之应,养收之道也;逆之则伤肺,冬为飧泄,奉藏者少。

  4. 冬三月,此为闭藏。水冰地坼,勿扰乎阳,早卧晚起,必待日光,使志若伏若匿,若有私意,若已有得,去寒就温,无泄皮肤,使气极夺。此冬气之应,养藏之道也;逆之则伤肾,春为痿厥,奉生者少。

  5. 天气清净,光明者也,藏德不止,故不下也。

  6. 天明则日月不明,邪害空窍。

  7. 阳气者闭塞,地气者冒明,云雾不精,则上应白露不下。

  8. 交通不表,万物命故不施,不施则名木多死。

  9. 恶气不发,风雨不节,白露不下,则菀不荣。

  10. 贼风数至,暴雨数起,天地四时不相保,与道相失,则未央绝灭。

  11. 唯圣人从之,故身无奇病,万物不失,生气不竭。

  12. 逆春气则少阳不生,肝气内变。

  13. 逆夏气则太阳不长,心气内洞。

  14. 逆秋气则太阴不收,肺气焦满。

  15. 逆冬气则少阴不藏,肾气独沉。

  16. 夫四时阴阳者,万物之根本也。所以圣人春夏养阳,秋冬养阴,以从其根;故与万物沉浮于生长之门。逆其根则伐其本,坏其真矣。

  17. 故阴阳四时者,万物之终始也;生死之本也;逆之则灾害生,从之则苛疾不起,是谓得道。

  18. 道者,圣人行之,愚者佩之。从阴阳则生,逆之则死;从之则治,逆之则乱。反顺为逆,是谓内格。

  19. 是故圣人不治已病,治未病;不治已乱,治未乱,此之谓也。夫病已成而后药之,乱己成而后治之,譬犹渴而穿井,斗而铸锥,不亦晚乎?


《伤寒杂病论》

《金匮要略·藏府经络先后病脉证第一》

  1. 问曰:上工治未病,何也?师曰:夫治未病者,见肝之病,知肝传脾,当先实脾,四季脾旺不受邪,即勿补之。中工不晓相传,见肝之病,不解实脾,惟治肝也。

  2. 夫肝之病,补用酸,助用焦苦,益用甘味之药调之。酸入肝,焦苦入心,甘入脾。脾能伤肾,肾气微弱,则水不行;水不行,则心火气盛,则伤肺;肺被伤,则金气不行;金气不行,则肝气盛。故实脾,则肝自愈。此治肝补脾之要妙也。肝虚则用此法,实则不在用之。经曰:虚虚实实,补不足,损有余,是其义也。余藏准此。

  3. 夫人禀五常,因风气而生长,风气虽能生万物,亦能害万物,如水能浮舟,亦能覆舟。若五藏元真通畅,人即安和。客气邪风,中人多死。千般疢难,不越三条;一者,经络受邪,入藏府,为内所因也;二者,四肢九窍,血脉相传,壅塞不通,为外皮肤所中也;三者,房室、金刃、虫兽所伤。以此详之,病由都尽。

  4. 若人能养慎,不令邪风干杵经络,适中经络,未流传藏府,即医治之,四肢才觉重滞,即导引、吐纳、针灸、膏摩,勿令九窍闭塞;更能无犯王法、禽兽灾伤,房室勿令竭乏,服食节其冷、热、苦、酸、辛、甘,不遗形体有衰,病则无由入其腠理。(腠者,是三焦通会元真之处,为血气所注;理者,是皮肤藏府之纹理也)

  5. 问曰:病人有气色见于面部,愿闻其说。师曰:鼻头色青,腹中痛,苦冷者死(一云腹中冷,苦痛者死)。鼻头色微黑色,有水气;色黄者,胸上有寒;色白者,亡血也。设微赤非时者死。其目正圆者痉,不治。又色青为痛,色黑为劳,色赤为风,色黄者便难,色鲜明者有留饮。

  6. 师曰:病人语声寂然喜惊呼者,骨节间病;语声喑喑然不彻者,心膈间病;语声啾啾然细而长者,头中病(一作痛)。

  7. 师曰:息摇肩者,心中坚,息引胸中,上气者,咳息张口,短气者,肺痿唾沫。

  8. 师曰:吸而微数,其病在中焦,实也,当下之即愈,虚者不治。在上焦者,其吸促,在下焦者,其吸远,此皆难治。呼吸动摇振振者,不治。

  9. 师曰:寸口脉动者,因其旺时而动,假令肝旺色青,四时各随其色。肝色青而反白,非其时色脉,皆当病。

  10. 问曰:有未至而至,有至而不至,有至而不去,有至而太过,何谓也?师曰:冬至之后,甲子夜半少阳起,少阴之时,阳始生,天得温和。以未得甲子,天因温和,此为末至而至也;以得甲子,而天未温和,为至而不至也;以得甲子,而大大寒不解,此为至而不去也;以得甲子,而天温如盛夏五六月时,此为至而太过也。

  11. 师曰:病人脉浮者在前,其病在表;浮者在后,其病在里,腰痛背强不能行,必短气而极也。

  12. 问曰:经云:"厥阳独行",何谓也?师曰:此为有阳无阴,故称厥阳。

  13. 师曰:寸脉沉大而滑,沉则为实,滑则为气,实气相搏,血气入藏即死,入府即愈,此为卒厥,何谓也?师曰:唇口青,身冷,为入藏,即死;如身和,汗目出,为入府,即愈。

  14. 问曰:脉脱,入藏即死,入府即愈,何谓也?师曰:非为一病,百病皆然。譬如浸淫疮,从口起流向四肢者可治,从四肢流来入口者不可治;病在外者可治,入里者即死。

  15. 问曰:阳病十八何谓也?师曰:头痛、项、腰、脊、臂、脚掣痛。阴病十八,何谓也?师曰:咳、上气、喘、哕、咽、肠鸣、胀满、心痛、拘急。五藏病各有十八,合为九十病;人又有六微,微有十八病,合为一百八病,五劳、七伤、六极、妇人三十六病,不在其中。清邪居上,浊邪居下,大邪中表,小邪中里,馨饪之邪,从口入者,宿食也。五邪中人,各有法度,风中于前,寒中于暮,湿伤于下,雾伤于上,风令脉浮,寒令脉急,雾伤皮肤,湿流关节,食伤脾胃,极寒伤经,极热伤络。

  16. 问曰:病有急当救里救表者,何谓也?师曰:病,医下之,续得下利清谷不止,身体疼痛者,急当救里;后身体疼痛,清便自调者,急当救表也。夫病痼疾加以卒病,当先治其卒病,后乃治其痼疾也。

  17. 师曰:五藏病各有所*得者愈,五藏病各有所恶,各随其所不喜者为病。病者素不应食,而反暴思之,必发热也。夫诸病在藏,欲攻之,当随其所得而攻之,如渴者,与猪苓汤。余皆仿此。

《伤寒论·辨痉阴阳易差后病脉证并治》

    • 太阳病,发热,无汗,而恶寒者,若脉沉迟,名刚痉。

    • 太阳病,发热,汗出,不恶寒者,若脉浮数,名柔痉。

    • 太阳病,发热,脉沉而细者,名日痉,为难治。

    • 太阳病,发汗太多,因致痉。

    • 风病,下之则痉,复发汗,必拘急。

    • 疮家,不可发汗,汗出则痉。

    • 病者身热足寒,颈项强急,恶寒,时头热,面赤目赤,独头动摇,卒口噤,背反张者,痉病也。若发其汗,寒湿相得,其表益虚,则恶寒甚,发其汗已,其脉如蛇,暴脉长大者,为欲解;其脉如故,及伏弦者,为未解。

    • 夫痉脉,按之紧如弦,直上下行。

    • 痉病,有灸疮者,难治。

    • 太阳病,其证备,身体强儿儿然,脉反沉迟,此为痉,括蒌桂枝汤主之。

    • 括蒌桂枝汤方

    • 括萎根三两 桂枝三两(去皮) 甘草二两(炙) 芍药三两 生姜二两(切) 大枣十二枚(劈)

    • 右六味,以水七升,微火煮取三升,去滓,适寒温服一升,日三服。

    • 太阳病,无汗,而小便反少,气上冲胸,口噤不得语,欲作刚痉者,葛根汤主之。

    • 葛根汤方

    • 葛根四两 麻黄三两(去节) 桂枝二两 甘草二两(炙) 芍药二两 生姜三两(切) 大枣十二枚(劈)

    • 右七味,以水一斗,先煮麻黄葛根减二升,去上沫,纳诸药,煮取三升,去滓,温服一升,覆取微似汗,不汗再进一升,得汗停后服。

    • 痉病,手足厥冷,发热间作,唇青目陷,脉沉弦者,风邪入厥阴也,桂枝加附子当归细辛人参干姜汤主之。

    • 桂枝加附子当归细辛人参干姜汤方

    • 桂枝三两 芍药三两 甘草二两(炙) 当归四两 细辛一两 附子一枚(炮) 人参二两 干姜一两半 生姜三两(切) 大枣十二枚(劈)

    • 右十味,以水一斗二升,煮取四升,去滓,温服一升,日三服,夜一服。

    • 痉病,本属太阳,若发热,汗出,脉弦而实者,转属阳明也,宜承气辈与之。

    • 痉病,胸满,口噤,卧不著席,脚挛急,必介齿,宜大承气汤。

    • 大承气汤方

    • 大黄四两(酒洗) 厚朴半斤(去皮) 枳实五枚(炙) 芒硝三合

    • 右四味,以水一斗,先煮枳实、厚朴取五升,去滓,纳大黄,煮取二升,去滓,纳芒硝,更上微火一两沸,分温再服,得一服下者,止后服。

    • 伤寒阴阳易之为病,其人身体重,少气,少腹里急,或引阴中拘挛,热上冲胸,头重不欲举,眼中生花,膝胫拘急者,烧裩散主之。

    • 烧裩散方

    • 右剪取妇人中裩,近隐处,烧灰,以水和服方寸匙,日三服,小便即利,阴头微肿则愈,妇人病取男子裩裆烧,和服如法。

    • 大病差后,劳复者,枳实栀子豉汤主之;若有宿食者,加大黄如博棋子大五六枚。

    • 枳实栀子豉汤方

    • 枳实三枚(炙) 栀子十四枚(劈) 香豉一升(棉襄)

    • 右三味,以清浆水七升,空煮取四升,纳枳实、栀子煮取二升,纳香豉更煮五六沸,去滓,温分再服,覆令微似汗。

    • 伤寒差已后,更发热者,小柴胡汤主之;脉浮者,以汗解之;脉沉实者,以下解之。

    • 小柴胡汤方

    • 柴胡八两 黄芩三两 人参三两 甘草三两(炙) 半夏半升 生姜三两(切) 大枣十二枚(劈)

    • 右七味,以水一斗二升,煮取六升,去滓,更煎取三升,温服一升,日三服。

    • 大病差后,从腰以下有水气者,牡蛎泽泻散主之。

    • 牡蛎泽泻散方

    • 牡蛎 泽泻 括蒌根 蜀漆(洗去腥) 葶历(熬) 商陆根(熬) 海藻(洗去腥)

    • 右七味等分,异捣,下筛为散,更入臼中治之,白饮和服方寸匙,日三服,小便利止后服。

    • 大病差后,喜唾,久不了了,胸上有寒也,当以丸药温之,宜理中丸。(方见霍乱)

    • 伤寒解后,虚赢少气,气逆欲吐者,竹叶石膏汤主之。

    • 竹叶石膏汤方

    • 竹叶二把 石膏一斤 半夏半升(洗) 人参三两 麦门冬一升 甘草二两(炙) 粳米半升

    • 右七味,以水一斗,先煮六味,取六升,去滓,纳粳米,煮米熟,汤成去米,温服一升,日三服。

    • 大病已解,而日暮微烦者,以病新差,人强与谷,脾胃之气尚弱,不能消谷,故令微烦,损谷则愈。

 

       
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      版权所有
北京宣武区北线阁 5号     邮编:100053